木同•爪巴•l丿彐(年过半摆)

看置顶,死人一个,慎点关注

T:文笔挑战——我伸手摸不到繁星____________

我伸手摸不到繁星,我还在摸索夜里的路

【南北南】烈焰刀(六)

○改了前文的错字,然后忘了说副cp是西中了()


西钊?


炘南拨开烟雾,面对坤中的那几人又以烟雾为掩护逃藏在别处,只见那把倭刀流转着繁复花纹的冷意,赫然架出倭刀的起手式。


一支暗箭从坤中后方袭来被枪头撇开,北淼干脆扯了黑布,锋芒毕露又将射向坤中的两支暗箭挡开,一身回马枪又将突袭的歹人刺穿咽喉。


北淼起了手势,多年都无法磨灭的默契使得炘南展开扇面欲将另一处的歹人掀出来几个活口来;冷光乍现,那刀猛烈奔袭,干净利落的劈断那三人的头颅,可怖的眼球滚落在地正好与炘南对视。


不同寻常的内力突兀出现在炘南身后将后方的歹人一一毙命,力道之大将头颅脖颈处都掉出碎骨了。凭借直觉扇骨撞开了带血的倭刀被劈成两半,炘南连连后撤直要他性命的倭刀,黑色的枪身先掷拍掉执着倭刀的双手,将炘南护在身后。


“你疯了!”北淼带着炘南又撤出一步,“赶快把那妖刀丢了!”


“不……不对…西钊不是故意的!”离了倭刀加持的坤中好似才缓过劲,来不及去看溃烂淌血的双手,想前去解释,只见北淼带着炘南后退半步,“我…我可以解释!”


“我以你师父的名义命令你,把刀扔了!”


“你相信我!师尊…师尊都让我带着!师父也管不到我!”


“你!”


“北淼…冷静点。”炘南搭上枪杆,示意将他挡在跟前的枪撤下。


“你也疯了!他……”


“我知道你在急什么。”他自顾自的上前,只容一人的声线逼入耳,“他有事瞒着我,你也瞒着我。”


北淼被抓到莫名的痛处。


“炘南哥……你听我说…我能控制好这把刀,我明明可以,我之前……”坤中慌得心惊肉跳。


“以后再说,先疗好伤。”炘南从袖内扯下一条布,涂点伤药再其包扎好,“西钊的事,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也罢,你想带着那把倭刀自然有你的道理。”


“对不起……”


之后坤中默默接受他的疗伤再没出声,而炘南知道这孩子的性子尽力安抚后前去检查尸身,正好撞见了回折的北淼。


“你用了几成内力。”


“不到一成。”北淼把倭刀扔给他,“用了老家的土方子暂时封好了,希望有用。”


“按理说坤中的手不会被你一打就烂成这样。”一挥接住了它,掂了掂手里的分量,心中越觉得怪异。


“才去看了别处的死侍,这刀竟然还会加速尸体腐蚀,要不是手脚麻利,怕是看不到这意外收获了。”


一枚胸章摊在手中,基本面目被倭刀腐蚀的焦黑,唯独那最顶上没化干净的龙首图腾在灰暗的环境中勉强能分辨出来。


“这烈焰谷是非去不可了。”


次日,炘南始终不放心坤中带上倭刀,主动提议把刀放在他们家人身上,坤中耸搭着脑袋没有吱声,北淼却很主动的以“你身上没什么正经的利器”为由把刀别在他身上。


赶路半日,左手握住的刀柄渗出了什么,炘南以为是刀又出了什么异动,再看了一眼修长的刀身,猛然记起北淼从不精于此道:“你用了什么封印的?”


“哦,浸了醋的白布,道家那几张鬼画符,还有童子尿。”


“……”

虽然斗罗都写到重生唐三了,但是斗一漫画距离完结还遥遥无期,现在漫画更的慢还乱水剧情,但是比小说强太多了,三水还是跟穆逢春老师磕一个吧

至于斗二漫画那是完完全全跟着小说剧情走的,后期的大毒点,弃了弃了,大可不必用命追

后面的斗罗系列我一个都看不下去

剧情再加上这张图把我锤死在莲华身上(?)

我对莲花血鸭的爱犹如郑春发对着福公疯狂打call的模样(?)

顺带想扩个列,萌新一个q区龙井问茶

(゚Д゚)ノ

我能把食物语玩到关服(bushi)

T:你的DNA里都刻了些什么?

臣妾要告发熹贵妃私通,秽乱后宫罪不容诛

活久见

万万没想到,连一些老剧的部分粉丝突然开始争番位,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个时候连“番位”这种概念都没有?

痛,太痛了

捏妈,偶然打开一个远古tag里面全是求文和陈年老粮

深宫曲的妃子立绘更的越来越不好看了,但是宫女是反过来的,大概是我错觉

扯谎能力不错,在下佩服

图片过不了审,算了,各位心知肚明就够了(狗头保命.jpg)